欢迎来到略阳县政协网!
略阳县政府网站 | 政协陕西省委员会 | 政协汉中市委员会
 首页  政协简介  政协动态  会议专题  调研视察  提案工作  文史资料  委员风采  互动交流 
站内搜索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史资料>>文史资料>>正文
 
有关故道略阳段的部分史料信息
2015-11-17 14:57 张楫 略阳县政协

故 道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:“(高祖元年)八月,汉王用韩信计,从故道还,袭雍王章邯。”

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:“八月,汉王举兵东出陈仓,定三秦。”

《史记卷·五四·曹相国世家》:“曹参……从还定三秦,初攻下辨(成县)、故道(凤县)、雍、邰。击章邯军好畤(干县)南,东取咸阳,围废丘(兴平)。”

《史记·河渠书》记述,汉武帝时期“抵蜀从故道,多坂、回远”。

《汉书》载:公元前206年(汉高祖元年)5月,刘邦还定三秦,“以故道(嘉陵道)击雍(今凤翔)”,“萧何发蜀汉米万船而给助军粮”。

《汉书·高帝纪》记载:“(汉高祖)元年五月,汉王引兵从故道出,袭雍。”

《汉书》载:“初攻下辨(今甘肃成县西),故道。”

《汉书·曹参传》:“汉王封参为建成侯。从至汉中,迁为将军。从还定三秦,攻下辨、故道、雍。”

《资治通鉴》太祖高皇帝:“元年(前206)八月,汉王引兵从故道出,袭雍,雍王章邯迎击汉陈仓。雍兵败,还走,止,战好畤,又败,走废丘。汉王遂定雍地,东至咸阳。”

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5:宋乾德二年(964),赵匡胤命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伐蜀,同时命其兴修陈仓道路,是年十二月,“先锋都指挥使、凤州团练使张晖,督兵开大散关路,躬抚士卒,且役且战,人忘其劳,至青泥岭病卒。”

《宝鸡古代道路志》关于隋唐五代两宋时期“故道驿程及驿站设置”记述:“故道至凤州后,折西南行,三十五里至马岭寨。马岭寨又西十五里至两当县(今两当县东三十五里)置驿。由两当西南行,七十里至固镇(今徽县城关镇),又十五里至河池县(今徽县西十五里银杏村);又二十七里至青泥岭;又东南五十三里至兴州长举县(今略阳西北一百二十里长丰村);又东南一百二十里至兴州治所顺政县(今略阳县),又东南经兴城关、大城戍、分水岭,渡沮水至西县(经勉县西)。再折西南经百牢关至金牛县,借金牛道入蜀。又西县东行,经褒城县至兴元府。”

青泥岭

西晋《续汉书·郡国志》载:“青泥岭,在兴州长举县西北接溪山东,即今通路,悬崖万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屡逢泥淖,故名青泥。”

唐代《元和郡县志》载:“青泥岭,在兴州长举县西北五十三里,接溪山东,即今通路也。悬崖万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屡逢泥淖,故号为青泥岭。”又载:“泥功山或即青泥岭之别名。”

北宋《太平寰宇记》载“接溪山本县(长举)西北,五十三里。”

北宋《元丰九域志》载:“兴州(治今略阳县)有青泥岭,山顶常有烟云霰雪,中岩间有龙洞,其岭上入蜀之路。”

北宋《舆地广记》:“青泥岭,在沔州长举县西北五十里,上多云雨,行者多逢泥淖。”

明嘉靖《陕西通志》:“青泥岭,在县(略阳)北百五十里,古栈道也……”

明嘉靖《略阳县志》记载:“青泥岭,(略阳县)西一百五十里,悬崖绝壁,遇雨行人恶其泥泞。”

《略阳县志》记述:“青泥岭,在北一百五十里,《元丰九域志》:‘兴州有青泥岭,乃入蜀之路。’《舆地广记》:‘青泥岭,在沔州长举县西北五十里,上多云雨,行者多逢泥淖。’《郡国志》:‘青泥岭,在兴州长举县西北,接溪山东,即今通路,悬崖万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屡逢泥淖,故名青泥。’《蓝田志》:‘青泥岭有二:一名峣山;一在汉中略阳县。’按:青泥岭南最高为巾子山岭支山也,唐时入蜀要路,李供奉经此作《蜀道难巾子山》。唐名青泥,宋称铁山,通鉴、梁。开平中,歧王李茂贞举兵犯兴州,山南节度使唐道袭率众固守青泥岭,扼塞险要,茂贞不能达,遂引众还。后梁乾化元年,歧王使刘知俊击蜀,与王宗侃战于青泥岭,蜀兵败绩。后蜀广政十六年,高彦俦与周兵战败,走青泥。宋绍兴三年,金人率步骑十万,破和尚原,进攻仙人关,自铁山悬崖开道,吴玠以万人守杀金坪,以当其冲。开禧二年,金兵入凤州,吴曦表以铁山为界,皆此旧志,青泥岭古栈道也,悬崖绝壁,行人所难,宋李虞卿、田谅改道于白水江。今通川大道在褒谷,白水江路乃略徽大路。”

清光绪重修《略阳县志》:“青泥岭在北一百五十里。”

《徽县志》记载:“东南二十五里,其南最高峰为巾子山(宋始称铁山),唐入蜀要道,李白经此,作《蜀道难》。”

民国《徽县新志》记载:“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,接溪山东即今通路也。悬崖万仞,上多云雨,行者屡逢泥淖,故号青泥岭。东南四十里巾子山,其山巅望之形似巾子,故名。其色如铁,又名铁山。唐谓之青泥,宋始称铁山。陡壁直上约五、六里至其巅,俯瞰城郭。西南倚山一角,有虞关镇。”

清代张绶《铁山铸钟记》:“铁山在城南四十里,双峰卓起,时出云雨……刘子羽谓蜀口有铁山栈道之隘,即此焉。自下而上约十里,路仅容足,步步险绝。其下为太平庵,虞关、青泥岭、嘉陵江。林壑奇峭,我徽一大观也……”

陇南成县石碑寨现存的南宋吴挺《世功保蜀忠德之碑》记载:“(绍熙)四年(公元1193)六月,(吴挺)公薨于(兴)州,及归葬,过青泥坂,泥淖陷胫。”

仙人关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:“仙人废关,西一百四十里。吴玠把守于此,关碑俱存。”

清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五十六载:“仙人关在县南百二十里,近略阳县界。宋绍兴三年,金人入兴元。吴玠守仙人关,自西县间道会刘子羽于三泉……复往守仙人关。绍兴四年,吴玠与弟吴璘破金人于此。端平二年,曹友闻却蒙古将汪世显于大安,遂引兵扼仙人关。《大清一统志》:仙人关,路分左右。自成州经天水出皂郊堡,直抵秦州,此左出之路;自两当趣凤县,直出凤翔大散关,至和尚原,此右出之路也。”

清顺治七年徽州知州杨三辰《江河纪略》记曰:“仙人关峡,宋将吴玠、吴璘破敌处也。”

乾隆《徽县志》载:“仙人关,在(徽)县东南六十里,与汉中府略阳县接界。”

嘉庆《徽县志》载:“仙人关,虞关西十里。东岩石壁高阔,若排列仙人,眉目须鬓,疎秀可数,有自然飘动之致。宋吴玠、吴璘守此以保全蜀。”

明代郭从道《徽郡志》与民国版董杏林《徽县新志·要道》记述:“虞关:铁山西南麓。唐置虞关驿,为蜀口要隘。宋曰虞关,设转运使于此。明为巡检司治,清初裁缺。”

《略阳县志》记载:“古有何尚翁在此修真,道成飞升。故名仙人岩。”

白水路

柳宗元《兴州江运记》载:“自长举北至于青泥山……崖谷峻隘,十里百折,负重而上,若蹈利刃。盛秋水潦,穷冬雨雪,深泥积水,相辅为害。颠踣腾箱,血流栈道……”

《元丰九域志》载:“兴州(治今略阳县)有青泥岭,山顶常有烟云霰雪,中岩间有龙洞,其岭上入蜀之路”,这里所说的“岭上入蜀之路”,就是闻名遐迩的青泥路。

雷简夫在《新修白水路记》:“大抵蜀道之难,自昔青泥岭称首。”

《新修白水路记》摩崖碑刻载:“至和二年(1055年)冬,李虞卿以蜀道青泥岭旧路高峻请开白水路,自凤州河池驿至兴州长举驿五十一里有半,以便公私之行……十二月诸工告毕,作阁道2309间,邮亭营屋纲院383间,减旧路33里,废青泥一驿……大抵蜀道之难自昔以青泥岭称首,一旦遇险即安,宽民省费,斯利害断然易晓。”

清《宋会要辑稿》记载:“景德二年(1005)九月四日,诏兴州青泥旧路依旧置馆驿并驿兵、递铺等。其新开白水路亦任商旅往来。先是,屡有言新路便近。亦有言青泥驿虽远一驿,然经久难于改易者。故下诏俱存之。”

清嘉庆十八年《汉中府志》卷六《古迹》:“白水路,(略阳县)西北一百二十里,宋转运使李虞卿同郎中田谅等以蜀青泥险峻,请开白水路,自凤州河池至武兴以便公私之行,有雷简夫记。”又载:“经营实难,继成不易,非有深心定识者,孰能为此?读《白水路记》,不胜叹息!”

北宋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“后梁开平年间(907年—910年)岐王李茂兵犯兴州,山南节度使唐道袭率众固守青泥岭,扼塞险要,李茂贞不能达,逐引众返还。后梁乾化元年(911)岐王使刘知俊击蜀兵,与王宗侃战于青泥岭,蜀兵败绩。”

南宋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记载:绍兴四年(1134)年,蒙古兵攻宋,南路自青泥岭开道出。

清嘉庆《三省边防备览·栈道》中写到:“一由略阳(古兴州)经甘肃徽县、两当出凤县而至宝鸡、利州、兴州达凤翔之路也……唐宋以来,凤岭、紫柏、青桥各险,山石塞断。长安赴蜀者由凤翔趋两当、徽、成,明皇幸蜀但记河池之逢迎;吴武安兄弟拒金亦在略阳、仙人关一路。”

嘉陵水

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载:“嶓冢之山,汉水出焉。”

《尚书·禹贡》载:“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。”

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载:“漾水出陇西氐道县嶓冢山,东至武都沮县为汉水。”

《水经注》云:“诸言汉者,多言西汉水。”又引阚云:“汉或为漾。”

《水经注·漾水》:“汉水又南入嘉陵道,而为嘉陵水。”“汉水又东南于盘头郡南,与浊水合。”

《水经注·漾水》:“漕谷市在沮。”

《水经注》:“浊水南经盘头郡东,而南合凤溪水。案浊水,今白水江上游,凤溪即嘉陵江。舟楫所经也。”“城西南十五里姚家坪,又五里马房坝,又二十里大河店。自此折东南行,五里王家河,又东南十五里至大石碑,距城七十里(自王家河经大石碑至江口,人马厉度,单身负贩者由石碥行)交汉中府略阳县界。”

《水经注》记载曰:“(浊)水出浊城北,东流与丁令溪水会。其水北出丁令谷,南径武街城西,东南入浊水。浊水又东径武街城南,故下辨县治也。……浊水又东,宏休水注之。水出北溪,南径武街城东,而南流注于浊水。浊水又东径白石县南。《续汉书》曰:‘虞诩为武都太守,下辨东三十余里有峡,峡中白水生大石,障塞水流,春夏辄濆溢,败坏城郭。诩使人烧石,以醢灌之。石皆碎裂,因镌去焉。遂无泛溢之害。’浊水即白水之异名也。”

唐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:“西汉水,一名嘉陵水。”

唐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载:“长举县(治今陕西略阳北长丰村一带):嘉陵水,去县南十里。”“顺政县(治今陕西略阳):嘉陵水,经县南,去县百步。”“金牛县(治今陕西宁强北代家坝):嘉陵江,经县西,去县三十里。”

清康熙《汉中府志》记载:“略阳西北渡嘉陵江,二十里至横现河,又二十里至口……又三十里至青泥河,可通白水江……为古之栈阁路也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和《略阳乡土志》载:“青泥河……源发成县,至石门入嘉陵江。”“石门在北八十里,两崖对峙,水自中流,《郙阁铭》云:‘嘉念高帝之开石门’,即此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正西少北自口,十里至明水坝,十里两河口,十里骆驼巷,十里高家坝,十里马蹄湾,十里水溢沟,十里禅觉寺,十里大石硖,十里倒沟山,十里青泥河……此古栈阁,路险窄难行。”

《大清一统志》载:“白水江,在北百二十里,小八渡山麓,南接青泥河,东北连虞关,西北至大石碑。路皆陡险,七十里抵徽县,又九十里抵两当,又八十里抵凤县。”

民国《徽县新志·舆地》“白水峡,西南六十里,江岸石壁镌宋李虞卿《新修白水路记》,明高应夔有诗。”“白水江,西南五十里。自下店之西,两川合流。东行里许,而南达李家河,石渚峪细流入焉。自此入山口,经木皮、地坝诸山,左麓绕出大河堡,又折东南流达白水峡,曰白水江,入略阳界。又迂回而东十五里,乃与嘉陵江合而南流。”

98年版《甘肃省志》载:“西汉水,在地质年代曾是汉江源头,后来由于四川盆地水系朔源侵蚀,切开西汉水与川水的分水岭,将汉江上游的西汉水袭夺为嘉陵江上游。”

青泥河古道

晋《华阳国志·校注》载:“虞诩开漕运道,蛊自今略阳溯嘉陵江、青泥河及成县南河而达下辨。以后,汉中粮食,即由此漕运到武都。”

北宋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载:“严砺自长举县西疏嘉陵江二百里,焚巨石,沃醯以灌之,通漕以馈成州戍卒,即虞之遣法也。”

清乾隆《成县新志》载:“青泥河交通,水经白水汇嘉陵,陆通略阳达沔汉,为汉唐川秦粮运古道。”

清乾隆《成县新志》载曰:“成县东南飞龙峡,为汉唐粮运故道。自谭家河新路开后,故道崩塌,阻绝多年,士人以捷,便请修复。泳勘验捐傣,焚石剪木,坎窗作栈。补残平险。凡数十里而遥,故道复,而往来通焉。”

八渡河、八渡山

清《水经注疏》载曰:“汉水又东,迳武兴城南,又东南与北谷水合,水出武兴东北,(会贞按:《环宇记》谓之黄坂水,今曰八渡河,出略阳县东北紫柏山。)而西南迳武兴城北,谓之北谷水。南转迳其城东,而南与一水合,水出东溪,西流注北谷水。(会贞按:今略阳县东有夹渠河,源出飞仙岭,西流入八渡河,盖即此一水也。)又南流,注汉水。”这段文字说明,八渡河在《水经注》中的名称为“北谷水”,在《太平寰宇记》中为“黄坂水”,明代以后,才称为八渡河。

雍正《略阳县志》和嘉庆《汉中府志》载:“八渡河,北十里,发源三川,众水合流,经一百八渡,绕城东南,会夹渠水,入嘉陵。”这里的八渡河指吴家营至县城约7公里长的河流。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和《略阳乡土志》载:“八渡河,在北,发源三川东北,乌龙洞水、金池院水、九股树河水、中川水、安林沟水、白石沟水悉注之,一百八渡。迳旧治东今治西,至三河坝,会夹渠水,入嘉陵江。”记载比较笼统,即县城北边,发源于三川大约50公里长的河,就是八渡河。

民国初年的《略阳乡土志》载:“小八渡河,发源于大梁子,顺路流入大八渡河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记载:“百八渡,在北十里。”“八渡河,在北,发源三川,东北乌龙洞水、金池院水、九股树河水、中川水、安林沟水、白石沟水悉注之,经一百八渡,迳旧治东今治西,至三河坝,入嘉陵江。”由以上描述可见,百八渡距城十里,大概位置在吴家营附近,应该就是嘉靖县志中所说的“八渡”或者在其附近。

92年版《略阳县志》也载:“任安沟水,古称小八渡河。”即发源于大八渡山(又称老爷岭、大梁子),经铁厂子、枸林驿、磨坝,最后在吴家营高家坝汇入八渡河的这条18公里长的河流,就是小八渡河,也就是现在的任安沟河。

92年版《略阳县志》载:八渡河,发源于徽县双洞子山,流入略阳境内称为三川河,然后分别汇入九股树河、乌龙洞水、金池院水,始称八渡河。也就是说八渡河是指自路家两河口,经安林沟、白石沟、吴家营、县城,最后汇入嘉陵江的这段河流,大约流程为18公里。

明嘉靖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八渡山,北十五里。四面险阻,林木茂盛,路分三岔,山溪交聚,亦要害也。”“八渡梁,北十五里。”“八渡河,自县北绕城入大江。”

清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五十六载:“八渡山,在县北十五里。山下水流环绕,可渡凡八处,因名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《汉中府志》《略阳乡土志》都记载:“大八渡山,在北七十里,壁立陡险,林溪交萃,中间一线之路。山阳曰大黄渠,山阴曰烟洞沟。”“小八渡山,在北一百五里,人行石仄路崎岖,其南麓麻柳塘。北麓白水江边,山立水环,凤徽要路。”“(自略阳县)北十五里至吴家营、折西二十三里至红花寺、十里枸林驿、十里黑楼房、十二里铁厂子、二十五里大八渡山之大横渠、十里麻柳塘、十里小八渡山、五里渡白水江、十五里大石碑,交徽县打火店界。为赴徽大路,险峻难行,要害之区。”“白水江,在北百二十里,小八渡山麓……”在徽县境内,早期经行青泥道,北宋以后改走白水路。

《略阳县志》记载:“大八渡山,在北七十里。壁立陡险,林溪交萃,中间一线之路。山阳曰烟洞沟,山阴曰大横渠,荣一骑,盘旋而上。南巅建关帝庙,北巅结茅店,数椽中通,石梁一二里,东西巨壑,幽崖深畿,千仞要害之区以北为首。”

百八渡及小百渡山

嘉庆《徽县志·古迹》载:“百八渡,大河堡下,先史曰:白水至勉水迂回,为渡百有八。宪宗入蜀,汪显臣悉为桥梁济渡。王家河下流,由大、小石碑达江口,三十里行人厉度百有八渡,今尤得三之二。白江口入略阳,则舣舟而下矣。”有学者考证认为,徽县的百八渡在大河店(嘉靖《略阳县志》称“打火店”),沿白水路经大石碑、小石碑至小河口白水江镇,沿途30多里行程,渡口“百有八”,因此称为百八渡。

嘉庆《徽县志》“兵戎”条下载:“明洪武五年(1372),冯胜出西安,捣定西,破廓扩特穆尔,分兵与徐达、梅思祖自秦州,又自徽州南出一百八渡,徇略阳,禽元平章蔡林,遂入沔州。”这个历史事件发生的地点便是大河店的百八渡。

嘉庆《徽县志·山水》载:“小百渡山,南六十里,在嘉陵江南,下为小百渡沟。”

嘉庆《徽县志》“山隘要路”条下及民国《徽县新志·兵防志·要道》:“县南八十里锅厂岩,自虞关西沿江六里,渡嘉陵江进小百渡沟而至略阳金池院路,山溪险绝,负贩者尚由此行;先东南百二十里山石关峡,自田家河逾江,经梨演头、思义川而至入沔、略、黑河路。”有学者考证认为,从描述中看,此小百渡山不同于略阳江镇的小八渡山,它应是今徽县虞关乡政府与火车站所在地对面嘉陵江南岸的那座山,其山左面的山沟就是徽县县志中所说的小百渡沟,沿沟经十八盘、三官殿、九股树、三川、金池院可到达略阳,自古就是略徽之间重要的一条商道,沟内现遗留有明代修路摩崖石刻和大量的栈道遗迹。唐代时,杜甫入蜀,走的就是这条古道,并作有《水会渡》一诗,描写沿途的艰险。

八渡沟—九股树古道

雍正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从五马岩十里至白石沟……五十里至金池院,三十里至中川,二十里至三川,三十里至九股树,交徽县界,俱山僻小道。”

嘉庆版《徽县志》载:“(徽)县南八十里锅厂岩,自虞关西沿江六里,渡嘉陵江进小百渡沟而至,通略阳金池院路,山溪险绝,负贩者尚由此行。”这条自略阳经金池院、中川、三川、九股树到达嘉陵江边的甘肃徽县八渡沟的道路就是八渡沟—九股树古道。从徽县八渡沟可沿江北行经嘉陵镇到达徽县,也可自虞关走青泥路到达徽县,或沿江南行,经白水江镇,走白水路到达徽县。

民国初年的《略阳乡土志》载:“东北自吴家营十里白石沟口、三十里两河口、西支路通中、三川,至白水江;三十里葡萄架,三十里金池院,三十里耳子厂,三十里柳家河薛家庄,交徽县界。”

兴城关

《大唐六典》卷6载:“上关六:……;中关一十三:京兆府子午,……兴州兴城,华州渭津;下关七:梁州甘亭、百牢……。”

唐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载:“兴城关,在县南五里。”

北宋《新唐书》卷第四十四载:“(兴州顺政郡顺政县)南有兴城关。”

清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五十六载:“兴城关在县西。《唐志》:兴州有兴城关。是也”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老君废关,在县东门右隅”

沮水

《尚书·禹贡》有“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。”

《汉书·地理志》载:“武都郡沮县沮水,出东狼谷。”

《说文解字》曰:“沔水出武都沮县东狼谷。”

北魏《水经注》载:“沔水一名沮水。”

《水经注》载:沮水出沮县东狼谷中,又东南流,经沮水戍西,而东南流注汉。亦曰沮口。晋宁康初,梁州刺史杨亮遣其子广袭仇池,为秦将杨安所败。沮水诸戍,皆委城奔溃。盖是时阻沮水列戍,以备秦也。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:“铎水河,东北一百五十里,俗名黑河,与沔界,昔以此名,县基尚存焉。”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:“沮水河,东一百一十里,源自铎水,韩信袭兵故道,即古沮县基。”

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沮县故基,在县东一百一十里沮水河侧。”

飞仙岭、陈平道

《永乐大典》·卷11981·岭条:飞仙岭载:“飞仙岭,有阁道百余间,横之半空,即入蜀大路也。此路旧由西县过,经由沮水,宋太平兴国五年(公元980年)移改于是岭。”

《永乐大典》卷11981记载:宋太平兴国五年(公元980年),入蜀大路由原来的沮水道改走陈平道,即自略阳接官亭向南,翻越分水岭,抵达大安,向西南接金牛道入川,中途设有方骞驿、黄土铺、大安驿等驿站,此道较沮水道入川少150多里行程。以后两条道路交替或同时使用,出入川蜀多取陈平道,进出汉中则多走沮水道。如今在沮水道沿途险绝处,尚有许多栈道遗孔,足可见当年道路之险。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:“飞仙岭,东南四十里唐徐佐卿化鹤飞升,有阁道百余间,唐杜甫有诗记焉。”又载:“分水岭,东八十里,水分东西。”

武兴城

《元和郡县志》云:“先主以地当冲要,置武兴督守此。筑(武兴)城甚固,周围五百许步,惟开西北一门,外有仓垒,三面周匝。自晋以后,皆谓之武兴城。”

嘉庆《徽县志》载:“梁州西界,旧有武兴戍……武兴西北,有兰皋戍,去仇池二百里。太祖击二垒,皆破之。”

苌举县

《汉中府志》记载:北魏太武帝(拓跋焘)置苌举县,在沔州(略阳)北八十里,属盘头郡。北周武帝(宇文邕)时,废盘头郡,苌举县改属落丛郡。隋改“苌举”为“长举”。传为长丰县所在地。唐迁移县址,贞观二年(628)移治于兴州西北120里。元至元二十年(1283)并长举入略阳。

《徽县志》记载:“长举旧县在仙人关下临江岸。宋初无此县,开禧中复置长举县,隶属沔州顺政郡。在长举驿旧址上。”

清嘉庆张伯魁《白水峡》诗后四句云:“踏遍青泥岭外程,枝枝叶叶送秋声。讹传旧有长丰县,半在江边半在城。”今略阳白水江镇北20里的长丰自然村,传为长举故址。此地紧邻宋代仙人关、吴王城,江对岸东侧台地有宋代长丰寺佛教寺院遗址,遗留有若干与长丰寺、仙人关、嘉陵江沿江古道有关的历史信息。

石门 《郙阁颂》

《郙阁颂》:“嘉念高帝之开石门,元功不杇。”

嘉靖《略阳县志·关梁》载﹕“石门梁,西九十里,有欧阳詹《栈道铭》。”

雍正《陕西通志》卷十一山川四载:略阳玉屏山“在县北八十里与石门相对,有宋欧阳詹《栈道铭》刻石”;卷十六关梁载:略阳石门镇“在县西北九十里,有石门渡,在石门河上。故道又东经石门滩山峡也(水经注)。此门盖汉所穿,久经荒塞。”卷十六沮水镇条载:“在县东一百三十里,顺政县有石门、沮水二镇(九域志)。”卷二十九略阳祠祀中谓:“琵琶寺,在县北100里石门镇。”

嘉庆《汉中府志》略阳·山川载:“石门河,在县西八十里。”青泥河条载:“县西150里,至石门入嘉陵。”

光绪《略阳乡土志》载:“石门,在北八十里,两岩对峙,江自中流。《郙阁颂》云﹕‘嘉念高帝之开石门’,即此。”

明、清《略阳县志》、嘉庆《汉中府志》“邱墓”条中均载:“明户部主事封库实墓,在石门。”

《略阳县地名志》封家坝条载:“隋·顺政县(今略阳)的石门镇即此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白崖岩,在西三十里,两岸夹对,屹立百仞,江水从中流出,即今口之析里。汉建宁三年,太守李翕,凿石架木为郙阁,以济行人。”

《汉典》载:“郙阁:中国东汉阁道,故址在今陕西省略阳县西嘉陵江边的临江高崖。汉时其地名析里,有桥跨溪,溪通汉水,水涨时交通阻绝。汉灵帝建宁三年,太守李翕凿石架木,建阁道以利行旅。”

万仞寨

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五十六载:唐光启二年九月,邠宁节度使朱玫遣王行瑜攻兴州,陷之。都将李铤击败王行瑜军,收复兴州,进屯万仞寨;北宋乾德二年(964)王全斌伐蜀,自凤州出乾渠,克万仞、燕子二寨,遂下兴州。

《资治通鉴》卷第二百五十六:“七月,王行瑜进攻兴州,感义节度使杨晟弃镇走,据文州,诏保銮都将李铤、扈跸都将李茂贞、陈佩屯大唐峰以拒之……九月,硃玫将张行实攻大唐峰,李铤等击却之。金吾将军满存与邠军战,破之,复取兴州,进守万仞寨。”

道光《略阳县志》记载:“万仞古砦,在北。”

《宋史·王全斌传》乾德二年,全斌伐蜀,自凤州后乾溪渡,克万仞、燕子二砦。

《元一统志》记载:“万仞山,在长举县后,苍崖架日,危峰矗云,上有武安君寨,下枕嘉陵江,有关。”由此可见,在长举县(今白水江长丰村)后,有万仞山,山上有关寨,可能就是早年的万仞古寨(元代时为武安君寨)。

九股树巡司 白马关

嘉靖《略阳县志》载:“九股树巡司,在县北八十里,成化八年新设。”

嘉靖《徽郡志》载:“(九股树巡司)弓兵一十五名。”

清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卷五十六陕西五载:“白马关,在县北八十里。一名九股树,今有九股树巡司置于此。”

黑水城

西晋《三国志》载:蜀相诸葛亮六出祁山,曾“朝出褒沔,暮宿黑水”。按说,三国时的“黑水”就是今陕西略阳、勉县境内的黑河。

北魏《水经注·沔水注》载:“汉水又东,黑水注之。水出北山,南流入汉。庾仲雍曰:黑水去高桥三十里。诸葛亮《牒》云:‘朝发南郑,暮宿黑水’,四五十里,指谓是水也,道则百里也。”

张伯魁《徽县志·古迹》记载“黑水城,东南百里天门山南,有城基,无居民。相传人不敢入,置设亦无可考。国初,州牧杨三辰造船运饷,船料大木取办于此。”此黑水城在徽县、两当、略阳交界处。

民国时期的《徽县新志》云:“黑水城,东南百里天门山南。”

《徽县志》载:“黑水城,县东南四十里……”

大桃戍

唐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载:“大桃戍,在(兴州顺政)县东南四十九里。”

《大元大一统志》载:“大桃驿,在略阳县东四十五里,盖即大桃戍也。”

《大清一统志》载:“大桃戍,在略阳县东。南北朝.宋元嘉十一年(434)萧承之讨杨难当,其党赵温等自南城奔走,退据大桃。”

清《钦定全唐文》卷三百七十一中《云麾将军左龙武将军彭城刘公墓志铭》,其载:“解褐授翊卫副尉,行兴州大桃戍主,迁右卫宁州彭池府左果毅。灵鉴洞照,应变知微,命偶圣君,职参都尉。”

七防关 兰皋戍 下辨

《嘉靖略阳县志》:“七方废关,(略阳县)西一百九十里。”

《康县志》记载:“七防关,在县东七里半,即古散关。路通汉中府略阳县,为甘肃入蜀要道,即古七防关,北为浊水,戍南为白马戍,东南为兰皋镇。”

南朝《南齐书》:“武兴西北,有兰皋戍,去仇池二百里。”

嘉庆《徽县志》载:“兰皋戍,今小河厂。”

《康县志》载:兰皋故城位于今康县大南峪乡(原为略阳辖)。清康熙六年(1667年)在兰皋置驿,称大兰驿,后人又称大南峪。

清《读史方舆纪要》:“同谷废县即今成县治,秦下辨邑也。汉初,曹参攻下辨,即此。”

《清一统志》277卷:“(下辨)故城在(阶州)成县西三十里,秦置。”

关闭窗口
  热点文章  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略阳县委员会 主办
  地址:略阳县狮凤路中段 电话:0916-4822534 ICP备案号:陕ICP备13005688号